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> 学生风采 > 二中社团 > 正文内容

重读《七发》:如何疗救精神之疾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2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《七发》开篇即假设“楚太子有疾”,吴客去探问,陈说了七件事来启发太子,以助疗救,故名《七发》。 《七发》之所以世代不衰,固然在于它首创“七”体,乃七体辞赋的开山之作,也在于它鲜活热烈、渲染铺陈,极尽语言文字之华美,但更重要的是在于其思想意蕴的尖锐深刻、意境的生动高远。

  
 

   赋中的“楚太子”乃枚乘的虚托,实为泛指王孙公子、达官贵人,他们的“疾”固然有“肤色靡曼,四支委随,筋骨挺解,血脉淫濯,手足惰窳”的体格之“疾”,但要害是“邪气袭逆,中若结轖”,是精神涣散、灵魂空虚之“疾”,所以成天喜怒无常,终日无所事事、烦躁不安。 在尖锐地指出达官贵人的灵魂之病后,枚乘进一步剖析了他们的灵魂之所以病入膏肓的根源。

  
 

  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已到了“大命乃倾”的危险边缘呢?《七发》的结论是:患病之根在于奢靡淫佚、享乐无度。 “皓齿娥眉,命曰伐性之斧;甘脆肥脓,命曰腐肠之药”,如此这般,“日夜无极”地荒淫下去,你的体格、精神,“虽有金石之坚,犹将销铄而挺解也”,这是何等尖锐的见解、何等锋利的警策!体格有病,可以服之以药石,而病在精神,病在灵魂,则非药石所能疗救也。

  
 

   那么,《七发》开出的单方是什么?枚乘借吴客之口,向楚太子,也就是向所有沉溺于荒淫享乐的达官贵人,陈说了音乐、饮食、车马、游览、田猎、观涛、要言妙道七件事,希望他们从这七件事中得到启发,以振作精神、强健体格。 猛一看,这七件事不也是在讲吃喝玩乐吗?实则不然,枚乘是在极力造成一种氛围,让他们摆脱那种“宫居而闺处”的狭促圈子,到纷繁多彩的大千世界去接受熏陶,使自己的灵魂和精神达到一个新的境界。

  
 

   枚乘所推荐的音乐,是那种“飞鸟闻之,翕翼而不能去;野兽闻之,垂耳而不能行”的富有震撼力的音乐,而绝非靡靡之音;他所讲的饮食,侧重于杂粮五谷、山肴野蔌,建议多去品尝、领略一些民间风味,如“楚苗之食,安胡之飰”等。

  
 

   “安胡之飰”即是雕胡饭,枚乘之后的唐代大诗人李白在《宿五松山下荀媪家》一诗中有“跪进雕胡饭”之句,也就是菰米做的饭,泛指杂粮饭。

  
 

   向他们推荐的菜是“山肤”和“冒”,山肤即石肤,也就是石耳,石头上长的藓类植物,“冒”即“芼”,也就是山中的蕨类等山野蔬菜,这与他在前文中所批评的“甘脆肥脓”迥然有异;至于车马,则要讲究“争千里之逐”,这样可使精神紧张起来,体魄也能得到锻炼;游览天下名山大川,“登景夷之台,南望荆山,北望汝海,左江右湖”,其目的在于达到开阔胸襟、“其乐无有”的境界;打猎则是为了“游涉乎云林,周驰乎兰泽”,从委顿走向勇武;观涛是《七发》最有气势的章节,历来为论家所推崇,“疾雷闻百里”、“波涌云乱”、“山出内云,日夜不止”,那是何等壮观的场景,以此荡涤胸襟,真是淋漓酣畅!如此这般,得到山风旷野、江海惊涛的滋润,得到山肴野蔌的滋养后,再来听一听有学问、有资历的人讲一讲治理天下的精微,不就耳聪目明、茅塞顿开了吗?至此,楚太子“涊然汗出,霍然病已”。 有过上述一番经历后,问题是否都能解决呢?这当然只是枚乘的理想。

  
 

   但枚乘所强调的要疗救精神之疾,就要有一个高尚优美的精神家园,就要造成一种良好的氛围去陶冶人的精神境界、提高人的内在素养,却至今都闪耀着哲人思想的光辉。

  
 

   《七发》是一篇讽喻之文,目的在于使所有的有病在身、在神的楚太子们走出奢靡,都能“霍然病已”,可见枚乘的一片济世、济人之心。

  
 

   重读《七发》,欣赏它的文采自然是件愉快的事,然而它在两千多年之后,仍然有着强烈的现实性和针对性,实在使人惊异和叹服。

  
 

   面对俗世的灯红酒绿和曼妙歌舞,是应当想一想枚乘的名句“皓齿娥眉,命曰伐性之斧;甘脆肥脓,命曰腐肠之药”的。 不少握有钱权者正因为灵魂有病,所以无所节制,正在玩着性命被利斧不断砍伐、肠胃不断被甘肥之类的毒药腐蚀的危险游戏,并且其中有的人已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 然而,迷误者仍然不少,沉湎于那种醉生梦死误区之中的还确有人在,真正做到智者不惑,何其难矣哉。 我想,迷误者如能重读一下《七发》,领略一下枚乘那发人深省又触目惊心的警句,或许也可能像“楚太子”那样,先是“涊然汗出”,然后幡然醒悟,最后能够振作而矫健地走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